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警营风采

老城散记

浏览量:发布时间:2020-06-18 10:44

——巴中市公安局宣传处 潘剑委


巴城虽然老旧了一些,却自有她的闲适与妙处。江北、回风、中坝、老城,乍闻感觉是多大的繁华之地,其实彼此间,驱车不过一刻钟,步行也要不到半小时。

略夸张地说,主人家在城西请客,馆子庖厨飘散出来的酒香,连在江北悠然赴宴的宾客,都能闻到。每番出门,往往一条街尚未走完,就已迎面遇见了几个熟人。

如此便捷小城,亲友同事间的聚会与感情,自然要比那些所谓的大都市,紧密到哪里去了。

疫情所致,身边人都愈发看重健康了。如今晚饭后打牌、喝酒的人少了许多。爬南龛坡、望王山,在各段滨河路散步、慢跑的市民却骤然多了不少。

我也喜欢散步,每日黄昏,常与铭或附近同事,去转一大圈杨家坝。近年来,巴中的生态是愈发好了。每在毗邻郊外或村落的地方行走,总能听到竹鸡、斑鸠、白鹤、画眉、杜鹃等各种禽鸟悦耳的鸣叫。

若问哪种鸟鸣最为独特,想必非杜鹃莫属。杜鹃又名子规、布谷或催耕鸟。清明过后,端午之前,每在薄暮清寒、子夜萧寂之际,最是子规长啼不止之时。

此起彼伏、连绵不断、声声急切的“不如归去、不如归去”,极尽悲怆、孤独、落寞、相思与怀旧。每闻其鸣,许多人内心深处,总会难免泛起无边惆怅,忆及不尽故人。

豪、江、建、飞、成、淇、全、季、景医生与建东夫妇等挚友,均喜欢不时至我后坝的居室喝茶、闲聊。

最近更是来得频了,连不大习惯住这边的子涵,也时常嚷嚷要过来。因为前些日子,家中来了一对燕子筑巢,如今嗷嗷待哺的几只雏燕,随时都会把鹅黄小嘴张至最大,吱吱喳喳抢食,模样可爱极了,很是招人喜欢。

落在26层的居室,背枕西龛山,前可眺巴人广场,不单览尽闹市繁华,又恰好远离了车马,偏偏独得一方清净,实在是难得的闲聚好去处。

兄弟间平素工作都忙,难得周末清闲,相聚一起交流趣事、轶事,再品酌几壶地道且风味不一的功夫茶,极是愉悦心绪。

闲聚时,也可以什么都不必谈,仅仅看部影片,或各翻各的书,各饮各的茶。任由时光流淌,直至日薄西山。最后相约出去寻一馆子,饕餮美食,浅酌小酒。亦别具滋味,令人欢喜。

近日,与一兄长谈起许多有趣之事。以前同在一个单位做事,如今去了文联供职,因性情相近,联系并未因此减少。仍时常聚在一起品茗、打羽毛球,偶尔也谈谈文学。

他说如今也忙,好在工作与爱好融合得更密切了,忙碌之余,可以匀出更多时间创作,练习书画陶冶情操。

此兄长的诗素来写得极妙。不少清新雅致的佳作,斩获过大赛头奖。在其熏陶下,长女已出版了诗集、散文集各一册。

如今,大女儿在外求学,小千金又尚未入塾,便有了充裕光阴,整理旧作,想必不久便能集结出版了,如此生活,实在令人羡慕。

兄长常与我说:你写美食、旅行与日常诸事的散文别具一格,应频写多写。我深以为然,并以此为勉,是该再勤奋一些的。

近又闻另一兄长的散文诗集将要杀青出版了,其诗文小说俱佳,公务且忙,仍如此笔耕不辍,频出大作,实在佩服。

最近颇喜欢陪子涵读书。我与小女约定,每晚功课完成得早,就先练半小时古筝。若结束得迟,则只念几篇《昆虫记》《格林童话》等适龄书籍,就算完成当天学业了。

她在念文之时,我也陪同翻阅心仪之书。如此,倒真切感觉时光变慢了,心性变静了,日子也变得更有滋味。

人的兴趣,大多会随年岁增长而有所改变。好些年前,喜欢钓鱼,常在周末与李德、郎华、张晓、老向、乙钧、开宇、冯叔等挚友,驱车远行至各水库、大河野钓,即使熬更守夜、风餐露宿,竟不以为苦。

后又好与东、建、诚、宇、飞、武、蒲二哥等兄弟,去打羽毛球。有颇长一段时光,几乎每日傍晚下班,都要相约前往羽馆打上一场。

渐渐地,这些都不大喜欢了,却神奇地迷上了劈柴。娱乐之地易得,劈柴却难寻去处。农村倒是好找,但太远不大方便。在城里,也有两个地方可去。一个是南龛坡的光福寺,一个是望王山的观音庵,这是一般人所不知道的。

寺庙是个神奇的去处。不管伏天多闷热,一踏进去,但见参天古木,身心总会清凉些许。而在隆冬,任由寺外漫天飞雪、呵气成霜,一旦置身其中,见到袅袅香火,亦会感觉温暖许多。

寺庙素有烧柴薪侍饮食的传承,你去了,只要与方丈、主持,乃至沙弥说明来意,师傅均欢喜来客在柴房帮忙,这不费事。

劈柴好啊,深扎马步,斧起薪裂。不必一二时辰,便即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既锻炼了臂力、腰力、腿力,又可放空身心,陶冶性情,还能给寺庙添补一些劳力,亦算小善之举。

除此,身临其境,闻其佛法、木鱼、钟钵与经书,内心还能觅得半方清雅,并拾获一份难以言传之愉悦。诸君空时不妨也去尝试一番。

这座老城,呆的岁月愈长,感情便会愈深。行走其间越久,各种有趣见闻也就越丰富。实在令人喜欢,令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