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警营风采

我的高考记忆

浏览量:发布时间:2020-07-06 09:48

——巴中市公安局机场分局副局长 杨卓霖


再过几天就是一年一度的高考,这个中国最大的考试让万千家庭“几家欢喜几家忧”,我参加了两次高考,第一次没有达到本科线,第二次考上了一个本科院校,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但是学生时代的一些记忆却难以忘怀。今年5月中旬,父亲下乡检查工作时突遇交通事故,不幸以身殉职,父亲的猝然离世,让家人陷入极大的悲痛之中,父亲这一辈子没有上过大学,作为他的独生子,我圆了他的“大学梦”,并且沿着他的足迹从事着“为人民服务”的工作,也算是对父亲最大的告慰了。

从小到大,父母亲都很重视对我的教育问题,他们不让我干农活,也不让我学一些“玩物丧志”的行为,他们深知“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道理,他们辛苦劳作供我读书,时常与老师交流我的学习情况,在父母、老师的谆谆教诲下,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进入高中以后,我开始变得贪玩起来,人也变得很叛逆,学习成绩一落千丈,2004年6月,我第一次参加高考,放榜的时候,我毫不意外的落榜了,离本科线差16分。因为填志愿时好高骛远,一个专科学校也没有考上。父母对我很失望,自己也觉得很懊悔,第一次感觉人生前景一片黑暗,不知道后面的路怎么走。

2004年的暑假是我一生过得最灰暗的假期,考上本、专科院校的同学、邻居陆陆续续办学酒、上大学,我却只能天天待在家里看电视,忍受着落榜的痛苦与悔恨,个中滋味,只有落过榜的考生能够体会。转眼间已是8月中旬,因为一个专科学校都没有录取我,我只能选择复读,父母亲为我联系好了复读的学校,帮我收拾好了行囊,父亲再一次将我送至复读的学校,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我知道他对我的期望有多大。第二次读高三,我比上一个年度更努力,但是依然比较贪玩,以致在2005年只考上了一个普通本科院校,父亲对我的表现略显失望,但事实已经摆在那里了,又能怎么办呢,他们只有送我去读大学。第二次参加高考,我在巴中中学龙湖校区考试,父亲与干爹在校门外守护着我,他们跟中国其他千千万万的家长一样,期盼着自己的孩子取得好成绩,将来有一个好前程。父亲怕给我太大心理压力,在亲友的劝导下,第二天便没有去校门外守护,一晃15年过去了,我依稀还能回忆起父亲在人群中踮起脚、四处寻觅着儿子的样子。

参加高考、上大学、考公务员、结婚生子...,在父母亲的培养下,我沿着他们给我规划的人生道路前进,转眼已参加工作10年。参加工作以后,有时候还是会梦到学生时代参加考试的场景,梦中的题目好难,很多数学题、物理题、化学题都不会做,自己内心十分焦急,下定决心要从高一开始恶补,醒来却发现是一场梦,这或许就是千千万万中国考生的梦魇吧。

对于普通家庭的孩子来说,高考的确是人生道路上的一道分水岭,它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但是高考也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可怕,它不过是千千万万考生人生道路新的起点罢了。考上心仪学校的考生别骄傲,出身社会后能否“勇立潮头”还是一个未知数;没有考上大学的考生也别气馁,古人早就说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只要努力奋斗、踏实肯干,你一定能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最后,衷心祝愿广大考生考试顺利,能够考上自己心仪的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