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专题专栏 > 警营风采

怀念我的“老所长”

浏览量:发布时间:2022-04-12 14:35 责任编辑: 平昌县公安局冯兆春

4月5日,2022年清明节。在这个寄托无限哀思的日子里,又惊闻噩耗:我参加工作的第一任所长王荣忠先生走了!看到工作群传来的消息,瞬间泪奔,忆起往昔,凡事历历在目!

28年前的那个深秋,警校毕业的我被分配到四川省平昌县公安局云台派出所,自此开始了我的从警生涯。那时,王荣忠先生担任所长,年届不惑的他清瘦干练平易近人。包括他在内,全所7名警力管辖着13万多人口的7个乡镇,工作任务十分艰巨。王所长带领着我们破案追逃、战果斐然,抓盗杀耕牛团伙、打爬车盗窃集团,惩邪教、管特行、治枪爆,严防范,风雨兼程,日夜奔忙,当年我们派出所成为全省先进,王所长也因此被评为“全省优秀人民警察”。 

记得刚上班那个月,秋季暴雨后的一天下午,云台河剪刀垭段发现一具无名尸体,接到报案后他带上我,先是乘船渡河,然后步行十余里山路到达现场。只见湍急的河水中,一具尸体在回水沱处不停沉浮飘转。我们从岸边找来长长的篾条,末端做成一个活动的圈,然后咱俩手牵手,赤足趟进漫过膝盖的浅水区,反复将篾条圈抛向尸体脚踝部位。一阵功夫后,篾条终于套住尸体,我们慢慢将尸体拖向岸边固定。因为此前已有上游的通江县来人找寻尸体,说是在河滩搬“屁巴虫”过程中被突发洪水冲走。于是我们又找来当地村民,将尸体移至岸上,等候亲属前来认领。

忙完这一切,王所长问我:“你是旱鸭子哇?”我明白,他早已从我下河时两腿颤抖的状态中看出来我的害怕,也才明白他当时执意让我站在他身后的原因。在以后的工作中,我发现他就是这样的好领导,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悉心爱护着所里的每一位同事。 

那年腊月,天寒地冻,滴水成冰,辖区边远的嘶峰村发生一起自缢死亡事件,死者娘家亲属对死因无异议,但是纠结于死者生前与其丈夫关系不睦,所以坚持要“打活人命”(意找男方的麻烦),一直不准安葬尸体,同时扬言要死者丈夫背尸下跪,而其婆家人也对这样的无理要求义愤填膺,拒不答应。

乡上告知派出所后,王所长带着我前去处置。我们组织死者婆家亲属和娘家人通过长达两天两夜的协商谈判,最终其娘家人答应按照既定日期下葬。我们硬生生经历了将新砍伐的几株粗大的洋槐树烤火烧成木炭的漫长时日,但也终于化解了一场剑拔弩张的群体事件。 

事后,王所长对我讲,老百姓是淳朴的,也是懂道理的,你只要把话说到了他心里,他就一定会接受你的观点和要求。多年以来,我也一直把他的话当作我在基层做群众工作的座右铭。 

那时所里有四个跟我年龄相仿的年轻民警,王所长经常喜欢对我们说:“你们以后都要当所长的”。事有凑巧,多年以后,我们四个年轻人都先后当上了派出所长。现在想来,他当时的话语既可能是对我们年轻人的殷切期望,也可能又是我们几个年轻人顽劣之时他对我们的嗔怪!如今,几位师兄因年龄原因多已卸任,仍在担任所长的我,偶尔也用这句话勉励身边的年轻民警,同时也更加深切体会到身为公安机关兵头将尾的派出所长工作的不易。 

九十年代的公安机关和人民警察,面临着市场经济初期时物欲横流和金钱至上的侵蚀,作为年轻民警的我们,难免偶尔有违反警纪警规的时候,王所长经常对我们讲:“一个警察,不能被几瓶江口醇(我们本县酒厂生产的地方名酒)就打整了”。 

多年以后,当反腐倡廉成为新常态,刮骨疗毒从严治警的时候,再回头思索王所长当年的话语,不得不佩服他大道至简。王所长将人民警察必须为警清廉的深刻道理,用一句简单朴实的语言阐释得清清楚楚,至今回响耳畔。 

朝夕相处中,我与他很快建立起了亦师亦友的深厚情谊。三年后,他升任县局治安大队长,我也当上了那个派出所的副所长。此后的我们,由于工作都很繁忙,平时少有联络,但他对我的关心关爱却时常铭记于心。退休后晚年的他,时常受到病痛折磨,我也极少探视。如今,他的离去真的让我措手无及难以接受……原以为我们之间还有很多机会见面交流,殊不知天人相隔的日子转瞬即至。回忆往昔,涌起绵绵思念和哀恸,此后经年,便纵有千言万语,更与何人诉说。荣忠先生,我的好领导、好同事、好师长,您一路走好!(此文在中国警察网、四川法制报等媒体刊发)